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关于迅捷 > 企业新闻 > 一起知识产权维权案件引发的思考

一起知识产权维权案件引发的思考

    知识产权维权案件近年来数量上升,类型增多,司法裁判过程中目前出现的缺陷,可能正在动摇或者模糊公众对知识产权制度体系的信心和认识。

    维权难的同时,更值得关注的是,知识产权权利人对于专利产品,缺乏源头上的保密意识和安全意识,他们始终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去保护自己的利益,给了很多逐利者以可乘之机,直到危机出现。

    自己的权益,首先自己要重视,从长远来看,市场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法制观念和法律意识的竞争。

    产品:木秀于林

    2011年12月15日,河南农大迅捷测试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捷”)举报宋某假冒注册商标犯罪一案,以人民法院对宋某做出有罪判决为结果。但时至今日,“迅捷”仍然身陷困境,其研发的产品还是被肆意侵害,开拓的市场也已损失殆尽,官司虽赢,市场尽输。这一知识产权维权案再次提醒:执法部门亟待加大监管力度,知识产权拥有者更需要从源头建立起保密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

    “迅捷”的负责人、我国土肥速测技术专家,近80岁高龄的段铁城教授说,迅捷牌YN土壤养分速测仪系列,获得专利10多项,其中发明专利5项,是国家科技部“九五”重点科技攻关成果。

    2004年、2005年农业部全国农技推广中心两次发文对其推广,2010年“迅捷”的速测技术标准制定为农业部行业标准并发布实施。

  速测仪系列行销包括台湾、香港在内的全国各地,并出口到美国、中东、印尼等国家和地区。2003年速测仪的年销售额是100多万元,之后以每年30%的速度递增。

    销售市场最初的繁花似锦,让终日埋头科研的科技工作者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幸福包围了,但随后几年在残酷无情的市场搏杀中,又让这些没有多少营销常识和商业经验的知识分子痛感生存不易。

    2008年“迅捷”的销售额直线下降,2010年下降到30%,企业规模减少了一半。

    原来是自己人在捣鬼。2008年业务员宋某暗自成立了“迅捷”仪表仪器销售部,同技术员赵某联合作业“暗度陈仓”,赵某为宋配制药剂和拦截转移客户,宋某负责市场营销。

    连年亏损导致原本红火的公司惨淡经营,2010年8月,愤怒不已的“迅捷”把宋某告上了法庭。

    维权:难以进行

    但是维权一年多,“迅捷”流动资金枯竭,人心动荡,让段铁城这样的科技工作人员看到的是自己的劳动果实没有得到保护,窃取他人成果的人有了高额回报,饱尝的是维权路上的艰辛与无奈,他苦笑地问:难道不打假是死,打假死得更快?

    案件涉及侵犯商标、侵犯商业秘密、侵犯专利、制造伪劣仿冒商品,销售假冒商品等多项违法行为,侵权专利属于知识产权局分管,制造伪劣商品属于工商局分管,而上诉违法行为涉嫌犯罪属于公安分管,受害方首先就感到了投诉无门和立案难。

    “迅捷”在报案前花了8个月搜集证据,但因为不懂法律,7个月后才达到立案界限的证据金额。

    取证难,也让“迅捷”一筹莫展。按照 “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原则,报案人必须有绝对可靠、完备的证据链条,否则难以发挥证明效力。由于企业无力调查,没有取证能力,更不懂法律,提供的近80万元的售假线索,最终落实的还不足10万元。

    更让“迅捷”头疼的是,公司一面要准备司法程序所需要的有效证据,一面还要应付造假团伙的继续侵权。他们发现,造假团伙转移仓库,改头换面,另设帮主,另立公司,用另一个新型号又开始销售速测仪。

    虽然案件以“迅捷”的胜诉而告终,法院判处宋某有期徒刑9个月,罚款现金5万元,但显然,判决并没有起到给造假者以沉重打击的威慑力。同时由于造假者的犯罪成本远远小于造假的高额收入,市场上假冒的速测仪销售得还很红火,造假团伙更是有恃无恐。

    段铁城满腹的委屈和苦闷:我们举起了法律武器却保护不了自己,知识产权维权怎么就这么难?!

    执法部门:加强监管

    像段铁城一样遭遇知识产权维权难的人,并不在少数,河南省高院有关工作人员说,知识产权维权案件近年来数量上升,类型增多,他认为,司法裁判过程中目前出现的缺陷,可能正在动摇或者模糊公众对知识产权制度体系的信心和认识。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的苏铭律师说,知识产权维权成本过高。侵权人可以用极小的时间、资金和人力成本进行侵权,而知识产权权利人如果想通过司法程序维护权利,则需要经过确定侵权人、保存证据等整个过程,其花费数倍于侵权人的成本,是一场不对等的、不同游戏规则下的斗争。

    司法判决中赔偿数额的限制,更是加剧了这种不对称性。

    开封市检察院仇晓梅检察官提出,维权案件存在着检察行政衔接机制不顺畅的缺陷。我国目前对知识产权实现的是行政部门与司法部门多头管理的局面,工商、质监、海关、文化、公安等部门都对相应的知识产权享有管理权,由于各部门缺乏沟通协调,造成部分侵权案件得不到妥善公正的处理。

    权利人:提高保密意识

    “迅捷”一案在反映出维权难的同时,更值得关注的是,知识产权权利人对于专利产品,缺乏源头上的保密意识和安全意识。

    速测仪的核心专利技术、药剂配方被技术员全部了解,几个关键软件被破译后轻松拿到,以至于经过司法鉴定后,假冒产品和速测仪在内外包装、主机外观及壳体、仪器壳体后布局、线路板编号、配件等主要部位上基本一致。

    河南省知识产权局相关负责人说,作为技术的开发者和拥有者,本身应该具备最基本的常识,就是其技术的稀缺性和唯一性,对自己的知识产权应当有强烈的保密和保护意识,只有这样,当权益被侵害时,才能自然而然地保留一些证据,避免出现侵权行为时的取证难。知识产权权利人有了这种意识后,应该分步骤,从时间、过程、经济后果等方面对产品进行评估,一旦发生恶意侵权行为,就可以提出证据,做到有理有据。如果不能提供这些资料,发生侵权时,或者是取证难不能立案,或者会被大事化小轻于处罚。

    我省著名营销专家郑伊凡说,知识产权所有人自身有的没有充分认识到技术所具备的市场价值;有的不具备开发市场、推广运用的经营能力,感受不到技术所拥有的市场潜力;还有的专注于技术研究,缺乏商业竞争常识,以至于他们始终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去保护自己的利益,给了很多逐利者切入的机会、发展的空间,直到危机出现。

    自己的权益,首先自己要重视,从长远来看,市场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法制观念和法律意识的竞争,企业只有基础扎实了,发展才能更长远。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3/8/9